24小時新聞熱線:0757-83808380

佛山在線

春分:芳菲盈眸茶滿樹 碧波蕩漾弄春潮

今天是春分。這一天,晝夜均,寒暑平,明庶風至,眾物盡出。這是千百年來此節氣帶給人們最直觀的體驗。在嶺南,英雄的樹,淡綠的葉,織錦的花,撲翅的蜜蜂,東風拂動著它們,也激蕩著春天的脈搏。這也是嶺南的春天,它獨有的恣意與熱烈。

這一份恣意與熱烈,讓人想起上世紀80年代,詩人海子那一句膾炙人口的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。詩中所洋溢的,是一種將美好寄寓明天的期許。

在這個庚子之春,我們也有一些特別的記憶:立春之時,我們手機拜年,“云”上聚會;驚蟄之時,我們逐漸復工復產,鋪開壯麗的春耕;春分之日,生活的煙火氣漸次回歸,人們的奮勇姿態變得深刻而雋永。

一如我們這個農耕民族早就懂得:春華秋實,總是在深耕凍垡之后。直面不期而遇的挑戰,擁抱這個播撒希望的季節,這本身可能更接近生活的本質、詩歌的味道。

盎然春意

在高明更合鎮旺田村,一處幽谷密林內,近百株藤蔓攀援著參天古木,數不清的青玉色的花朵正次第開放。這些花朵宛如翔集而至的禾花雀在樹藤上棲息,而且有禾雀花的地方,多半為幽谷溪澗,故每每此時,春水激蕩著嶙峋怪石,微風拂動著幽幽暗香。

這片隱遁山林的禾雀花,每年只有3月~5月才會吐露芳菲。

澗戶寂無人,這些幽居深山的禾雀花一直開得絢爛而熱烈。它們像鮭魚洄游萬里一樣,只為寫在基因指令里的應許與壯烈。

來尋蹤的人亦然。駕車沿廣臺高速駛入合和大道,步行來到村外那一片山巒顛連的林海。一條流水淙淙的山澗從峰頂奔流到此,山澗隨山勢起伏,平緩處成小水潭,陡峭處則成小飛瀑。沿著山澗亂石逆流而上,時不時得借助樹木攀援,約一小時后抵達半山腰,就會看見“飛翔”在林間的一朵朵、一簇簇禾雀花。它們藤蔓攀援著參天古木,數不清的青玉色的花朵,形似“禾雀”,勢若撲翅。

放眼盎然春意,以及自然萬物生生不息的生命張力。

西江西岸這片土地,居山野之遠,有禾雀花的清靈秀氣。在城鄉一隅,則是人間的煙火氣息。

早在3月6日,高明盈香生態園和美的鷺湖森林度假區就恢復對外開放。百畝花海,鷺鳥與茶園,已經迎來了三三兩兩拍照留影的游人。連日和風細雨的滋潤,合水粉葛的秧苗已經移植下田,富硒水稻的秧苗已經長出葉芽,種下莊稼的田野日漸清濡。在街鎮巷陌,黃金風鈴木、木棉樹——它們一樹一樹的金黃,一樹一樹的紅妝,還有連片的波斯菊與格桑花,亦處處織就錦繡的春光。

萬物都在萌發、生長。每一寸這樣的時光,都彌足珍貴。現年60歲的梁芬仍習慣每天清早來到位于高明楊河鎮的對川茶場。

“春茶最好,白露茶次之。采的時候要掐準‘一葉兩芽’。”只聽見“啵”的一聲,梁芬手上就多了一小撮嫩茶葉。這個1980年就進入茶場工作的采茶女工,早已把采茶手藝練得爐火純青。

“制茶大致經過殺青、揉捻、干燥等過程。”話音剛落,梁芬提著用了30多年的竹簍,轉身走進這片樹齡30多歲的茶田。30多年前,還是她親手為這些剛栽下茶樹培土、澆水。

遼闊的田野,馥郁的茶香,勞忙的景象,正是充滿煙火氣的人間。

且觀春潮

既摘春茶,又賞時花,繁華人間,春潮亦生。佛山境內,要看春潮,要數三水思賢滘。

思賢滘是勾連珠江水系兩大干流——西江和北江的一條天然航道,全長不過1.5公里,最寬處不過500余米。這里,卻可能是珠三角最初形成的地方。這里,一旦到了汛期,西江、北江的水在這里沖撞、頂托,就會形成“鴛鴦河”奇觀。

“鴛鴦河”只有在每年汛期才會出現,而“鴛鴦河”的奇觀能不能形成,取決于當年西江水是否先漲。如果西江上游的汛水先于北江上游的汛水到達思賢滘,西江汛水就會通過思賢滘從西南往東北方向流入北江。渾濁的西江水與相對清澈的北江水相互頂托,最高可形成1米的落差。最終,在思賢滘北滘口對開的北江航道形成一道涇渭分明的水線。

“鴛鴦河”僅僅是這片水域的自然奇觀。思賢滘南滘口的上下炮崗早已林木莽莽,抗戰時期的烽火在此鑄成歷史的見證。北滘口旁有一座昆都山,明代何維柏在此結廬讀書,留下曬書臺;碩儒陳白沙到此尋愛徒陳冕不得而返,五百年來思賢航道靜水流深,慰藉白沙先生斯人寂寞。

陳白沙的到來,為西江、北江兩大水系留下絢爛的人文色彩。

他為陳冕寫下多首贈詩,如《九日和朱子韻示陳冕》:“正是詩忙酒亂時,滿樓風雨不須歸。碧苔院里多秋色,紅樹溪邊又夕暉。九日共餐花有菊,暮年誰羨錦為衣。滄江野艇來何處,遙望孤云在翠微。”

所抒之懷,直追杜甫所作“仲宣樓頭春色深,青眼高歌望吾子”。師徒情深,不遜陳寅恪悼王國維“許我忘年為氣類”之悲歌慷慨。

陳白沙到來,宛如春風吹皺一池春水,其詩作也佐證了理學在西江、北江流域播衍的軌跡。每逢春潮初生,思賢滘遼闊的水面輕濤細浪。這一片盤桓千年歲月的山水,足以登臨攬勝,追慕先賢。

肄水回瀾

春潮未已,先賢的精神還在久久流傳。這一片飽含詩意的土地上,思賢滘的故事遠未結束。

這片土地上的人,過去把江叫作海,把“渡江”叫作“過海”,一來可見當年江水浩蕩之勢,二來,也窺見當地人的進取豪邁之情。

萬頃風波深淺海,天蒼蒼處水茫茫。19世紀末,三水海關在思賢滘彼岸的河口城區建成,不多久,有百年歷史的郵局,特別是興建于1901年的廣三鐵路,使得這里的人早早就感受到來自現代文明的沖擊和召喚,也在他們的心中埋下求變與進取的基因。

上世紀80年代初,“東方魔水”健力寶在一個簡陋的小酒坊誕生,三水人的目光再一次瞄向國際。

在那一個時代,人們滿腔熱忱,尋找著任何一個舒展抱負的機會。彼時的詩人,亦囑筆為文,將滿懷豪情傾瀉筆端。在32年前的那個春天,時年45歲、肄江詩社(現更名為三水詩社)副社長陳奮曾經寫下一首藏頭詩:“肄水煙波處處同,江花酣醉舞春風。詩鳴盛世群聲應,社結南疆一幟紅。自古龍人多俊彥,由來騷客亦豪雄。騰歡今日新天地,飛躍前程四化中。”暗含“肄江詩社自由騰飛”的美好祝愿。思賢滘到西南涌入口一段的北江航道過去稱為肄江,肄江昔時可為三水代稱,肄江詩社因此得名。

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,廣東中華詩詞學會在廣州正式成立。1988年4月,在佛山三水,一個擁有44人名為肄江詩社的社會文化組織宣告成立。當年11月,廣東文壇盛事——全國第二次當代詩詞研討會擇址三水。“詩、史可以互證,時代生活、時代精神,應該是當代詩詞的主旋律。”多年以后,陳奮如數家珍講述當時情景。

32年彈指一瞬,三水的發展日新月異,而肄江的春潮,波瀾未改。上世紀80年代,有過全民寫詩的熱潮。恰恰那時候,全國詩詞愛好者的研究大會在這里舉行,那個時代的精氣神,想必已化作濃墨重彩的一筆,寫在人們心里。正是:“斜月沉沉藏海霧,碣石瀟湘無限路。不知乘月幾人歸,落月搖情滿江樹。”

春分晝夜恰平均

春色正中分

春天的六個節氣中,春分正處于中間,在每年3月21日前后,太陽達到黃經零度開始,象征真正意義上的“一元復始,萬象更新”。春分也通常被看作農時上春天的開始。

這一天,陽光直射赤道,晝夜平分,寒暑相當。過了春分,太陽位置逐漸北移,北半球開始晝長夜短。

“春分至,蛋兒俏。”春分這天,我國很多地方都會進行“豎蛋”游戲。

在嶺南,還有“春分吃春菜”的習俗。春菜是一種野莧菜,也稱為春碧蒿,人們有時將采回的春菜與魚片滾湯,叫“春湯”。此外,我國一些地方還有春分放風箏、吃湯圓、春祭等習俗。

春日田家

清|宋琬野

田黃雀自為群,

山叟相過話舊聞。

夜半飯牛呼婦起,

明朝種樹是春分。


游園不值

宋|葉紹翁

應憐屐齒印蒼苔,

小扣柴扉久不開。

春色滿園關不住,

一枝紅杏出墻來。

 掃碼了解更多節氣知識。

原標題:春分:芳菲盈眸茶滿樹 碧波蕩漾弄春潮

來源|佛山日報

策劃|記者范銀燕

統籌|記者周勤輝

采寫|記者楊立韻

繪圖|王淼冰

編輯|何欣鴻

河南25选5开奖号 西甲足球比赛回放录像 英超联赛赛程表 东京快乐8官网 手机版qq麻将 欢乐真人麻将最新版下载 宝博游戏大厅正版 跟群计划买快三是骗局吗 东北麻将大全下载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300期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湖北30选5牛彩 开发个棋牌小游戏多 360直播中超 好彩1分析 体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 江西11选五5奖金